首頁
> 新聞中心 > 媒體聚焦

包頭新聞網:春秋三十載濃濃兵工情——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級科技帶頭人申寶明訪談錄

發布時間:2019-10-08

  申寶明:1960年10月出生,1983年7月參加工作,中共黨員,兵器工業集團級科技帶頭人、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。

  漆黑的辦公樓裏一抹昏黃的燈光,碩大的藍圖上交叉著尺規,這是研究人員奮戰在科研戰線的真實寫照。他手中描繪出不計其數的産品裝備到了國防建設的裝備上,一次次看著閱兵中的整齊陣列,他暗自喜悅。30年時光匆匆,青絲變白發,他見證著北重集團的建設發展,守候著共和國的國防事業。

  記者:

  申總您好,請問您是什麽時候參加工作的?

  申寶明:

  1983年我從華東工程學院火炮設計專業畢業(就是現在的南京理工大學)來到北重集團,到現在工作34年了,一直從事防務産品的設計、研發工作。

  記者:

  有沒有參與過印象比較深的項目?

  申寶明:

  剛畢業的時候,我就參與了國家的三代坦克研制。我記得這個項目是國家四大重點項目之一,其中包括大飛機、航空航天等,三代坦克是陸軍唯一入選的項目,由當時的兵科院副院長擔任總師,咱們廠是火力系統總師單位,我作爲剛畢業的大學生,跟著設計室從測繪開始參與到這項工作中。項目研制中有全新的研制,也有改進型研制,更爲重要的是要根據國內和本廠的現有加工能力,研制設計出適應咱們生産能力的産品或者工藝。當時我們以蘇聯的技術爲參考,經過科研試制,在穿甲厚度等一些參數指標上有了很大提高,這說明我們的産品已經具備了優越性。整體生産流程中衍生出的一些加工工藝、方法也得到了進一步推廣,並應用到各類防務産品上,所以現在我國各口徑産品的戰地指標比之前有了大幅提升。

  記者:

  參與到這樣的大型項目中,您有什麽感觸?

  申寶明:

  那時候的一些老技術人員,很多年都是在做引進、消化、吸收的工作,很少有真正意義上的研制項目,我能夠參與到其中,感到特別幸運。

  記者:

  您覺得科研工作辛苦嗎?

  申寶明:

  這是一個很有挑戰的工作,確實也是辛苦活兒,但無論是我了解的老一輩,還是我這一代的科研人員,都認爲這種辛苦很正常,是國家需要。

  相對而言,之前的科研工作條件更爲艱苦。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,我們可以在電腦上做出3D效果圖,並進行各類虛擬試驗,再出圖紙,生産制造更有保障,其實就是3D到平面的轉化。可當時的科研工作是以平面爲基礎,要對産品的各個面進行細致作圖,最終達到3D效果,是一種平面向立體的轉化,真是比較辛苦。就拿畫圖來說,我剛上班的時候,和一些老技術人員趴在圖紙上,拿著尺子、鉛筆,按照比例一厘米、一毫米地繪圖,每一步從校核到審查都非常細致,稍微有一絲的偏差,加工出的産品就是廢品。

  記者:

  有您設計的産品在長安街上參與閱兵嗎?

  申寶明:

  當然有了。基本上每次閱兵的産品,與身管有關的全系列産品,都是咱們北重集團的。1999年閱兵的時候,坐在電視機前和家人看著電視,我給大夥挨個介紹,這個車是我們廠的,這個炮是我參與設計的,真是非常驕傲。當好多朋友問到的時候,因爲保密的需要,我也不敢多說,就悄悄地欣喜。

  記者:

  如今是和平年代,如何能衡量出我們的裝備水平?

  申寶明:

  2015年的俄羅斯坦克大賽有三項賽事:人員能力測試、射擊比賽、車輛性能比賽,全球幾十個國家的坦克彙集在一起,進行綜合競賽,我國的坦克表現非常搶眼,獲得了第二名。

  記者:

  與第一名差距在哪裏?

  申寶明:

  從裝備産品的設計、制造等環節來看,我認爲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坦克裝備可以說是相差無幾。之前說到的我剛上班時候參與設計的三代坦克,好多戰地指標已經領先世界了。當然,像國外坦克的一些高指標,我們也在努力嘗試研制,一方面探索其數據的真實性,另一方面向著更高的指標數據努力。畢竟,國防産品過硬,國家的腰杆就直了。

  其實在2015年的那次比賽中獲得第二名,也確實是我們真實實力的反映。2014年類似的比賽中,我國的坦克在射擊比賽中的表現異常突出,所以2015年的這次比賽,組委會將射擊比賽的分數權重降低了。即便這樣,我們仍然能夠獲得第二名的好成績,這就說明我們的坦克在准確性、可靠性、通過性等測試中是名副其實的佼佼者。

  記者:

  比賽之前做了哪些准備工作?

  申寶明:

  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一直到比賽,將近有一年時間,技術、圖紙方面的科研工作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。在安徽試驗場地,更多的時間我們都是跟著試驗走,試驗中遇到的問題,我們要第一時間找出原因並解決,邊試驗、邊科研應該說是常態化。這也是我們現在科研工作的一個方向,就是全壽命周期服務保障。科研人員全程跟蹤裝備,了解使用情況,發現問題隨時立項研究解決,並非是大家所想的關起門來搞研究,研究成功就甩手下家生産的科研。

  記者:

  咱們聊聊您對老一輩兵工人的認識。

  申寶明:

  除了工作中對老科研人員的認識,我最初對他們的認識來自我的父親。我老家是湖南的,聽父親說,當時服從國家建設需要調到了南京,後來又因爲支援邊疆建設調動到包頭,來到了北重。我生在包頭,是土生土長的包頭人,打我記事兒起,就知道父親是北重的一名工人,每天都非常忙碌。父親對待工作沒有豪言壯語,吃晚飯的時候總是聽他說,還有活兒沒幹完,忙完晚點回來。其實他們很樸實,也很真實,就是任務要及時、保質保量完成。

  記者:

  您對兵工精神如何理解?

  申寶明:

  結合工作而言,我認爲是一絲不苟、精益求精的工作態度。我們手中是保家衛國的産品,科研不能出問題,生産不能出問題,戰場上也一定不能出問題。不管什麽原因,裝備産品使用中出現問題,都是大問題,所以我們必須兢兢業業,專注于細節,從研發設計開始,確保高質量的産品裝備國防。(記者:曲聞軒)

查看原文

關閉窗口
兵器工業集團多項産品和技術爲國慶活動提供保障2019-10-03
兵器工業集團16型裝備高光亮相國慶閱兵2019-10-02
兵器工業集團十余型裝備將亮相國慶閱兵2019-10-01
我爱祖国 同唱国歌——铁马集团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举行升国旗仪式2019-09-30